晉中大同呂梁
山西頻道
菜鳥集運教學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衞 房產 教育 旅遊 體育 融媒體
晉中·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
山西頻道 > 正文

破解三道難題,三晉大地轉型蹚新路

2021年03月15日 08:07:5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巍巍太行,綿綿呂梁。

  三晉大地正悄然上演着巨大變化。身臨其境,總能感受到其中的波瀾壯闊和驚心動魄。

  2020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山西時,勉勵山西努力蹚出一條轉型發展的新路子。

  幾年來,山西錨定轉型目標,埋頭苦幹、改革創新,實現轉型發展入軌,並呈現強勁態勢,堅定邁向一條產業優、質量高、效益好、可持續的發展新路,以咬定青山不放鬆的韌勁,認真書寫着時代答卷。

  一條“煤路”走到底?“八柱擎天”促轉型

  “在轉型發展上率先蹚出一條新路來”,這是如今三晉大地上發出的最強音。

  歷史在山西的地下封藏了巨量的煤炭。但長期以來“一煤獨大”的資源型經濟,不僅造成發展方式粗放,而且擠出了改革、擠出了創新、擠出了人才、擠出了山西發展的綜合競爭力。

  必須找到一條可持續的發展新路,這成為山西幹部羣眾的共識。2019年5月,繼國務院批准設立“山西省國家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之後,中央又賦予山西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使命。

  “這是我國第一個全省域、全方位、系統性的國家級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就是要山西交好轉型答卷,給同樣作為能源重化工的地區‘打好樣’。”山西綜改示範區政策法規事務部部長劉德勇説。

  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表示,面對資源型經濟轉型這道“時代考題”,山西必須打破路徑依賴,在產業轉型上努力實現直道衝刺、彎道超車、換道領跑。

  “煤強他弱”的困局怎麼破?經過深思熟慮、反覆論證,山西選擇了一條產業結構從“一煤獨大”到“八柱擎天”轉變的新路。

  事物往往是在非均衡發展中取得突破的。山西將具有“天生優勢”的傳統產業做優做強,以此作為轉型支撐,為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贏得時間和空間。把新興產業作為轉型的戰略重點,而未來產業則被視作實現換道領跑、搶佔先機的關鍵所在。這就是山西提出的非均衡發展戰略。

  新興技術煥發着勃勃生機,正快速嫁接到傳統產業領域。僅在煤礦智能開採方面,山西目前已有6座煤礦實現5G入井,52個綜採工作面完成智能化建設,55座煤礦試點綠色開採。

  大力實施煤炭“減優綠”的同時,山西發力壯大煤層氣產業,加快新能源和清潔能源發展,現代煤化工走出了一條高端化、差異化、市場化和環境友好型的路子。

  起步雖晚,起點卻高。2019年5月,全球首條年產3000萬顆大功率紫外LED芯片量產生產線在長治投產。這裏成為全球最大的紫外LED芯片產業基地。

  頭雁領航,羣雁翔集。30多家LED企業在長治扎堆,並擁有國家級光電產品檢測中心和實驗室,初步構建起集藍寶石襯底、LED外延及芯片、LED封裝、照明燈具等於一體的產業鏈條,形成一個新一代半導體產業集羣。

  這正是雄厚的基礎產業為新興產業換來的機遇,依靠本地電價、商務成本和營商環境等比較優勢,地處中部的山西實現彎道超車大有可為。

  除了半導體,山西選取了信息技術、大數據融合、光電、碳基新材料等14個標誌性引領性產業集羣,作為新興產業的主攻方向。

  剛剛過去的一年,無疑是各地知名企業來山西最多的一年。山西組織黨政代表團外出學習考察,引進上百家知名企業、金融機構、高校院所來晉商談合作。

  一年間,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省長林武頻繁邀請和會見世界五百強企業、頭部互聯網企業、高校院所等負責人,洽談商討引進搭建研發機構,合力培育關鍵核心技術。

  一批批科研機構和人員正努力圍繞人工智能、量子科技、生命科學、航天航空等領域,為未來產業謀篇佈局、搭台唱戲。通過深化“地方隊”與“國家隊”戰略合作,山西重點部署創新資源,強化基礎研究,加快形成自主可控的產業鏈。

  希望的種子正在發芽結果,全省數字經濟、新裝備、新材料、前沿技術、新業態等五大領域湧現出先進產品179個,其中處於國際先進水平的70個、國內領先水平的104個。

  除了一批新產品達到國內領先、國際先進,大數據、半導體、光電等新產業,也在山西實現了從“0”到“1”的突破,由點及面,呈現燎原之勢。

  投資難過太行山?開放改革增“三業”活力

  “投資不過太行山。”“老黃曆”中的一句俗語,一度説明在晉企業家的尷尬。

  橫亙在省域最東側的太行山不僅造成了東西“物理隔絕”,遲滯了外來的投資腳步,更束縛了山西人的思維和理念。

  山西原野汽車製造有限公司董事長付良回憶起以前説:“難打交道是出了名的。長久以來,大家都説‘投資不過太行山’,即使是本省掙了錢的‘煤老闆’也多是往外跑。”

  栽得梧桐樹,方有鳳凰來。“換腦子”、打造“六最”環境成為近年山西各地最流行的話語。

  2017年山西成立省級領導小組,成為全國首個企業投資項目承諾制改革試點省。對投資審批進行流程再造,山西將“一枚印章管審批”鋪到了全省市縣開發區。僅市縣兩級就平均減少審批事項20%、辦理時限50%、審批環節51%、申請材料55%,審批效率大為改觀。

  山西綜改示範區管委會副主任董良説,這裏的企業實行“一網通辦”“一話通辦”,企業開辦、政策兑現等審批服務事項全部實現網上辦理,遇到問題一個電話限時解決。

  “山西變成了一個能夠讓知識分子成長為企業家、實現夢想的地方。”山西錦波生物醫藥公司董事長楊霞説,從2008年3月離開高校創業,最困難時幾乎要放棄,是綜改區的扶持政策讓她的團隊走到今天。公司在全球首次成功解析人源膠原蛋白原子結構,並實現大規模生產,獲得國內專利34項、國際專利2項。

  環境日趨向好,山西與發展前沿“牽手”不斷。去年前11個月,山西與京津冀、長三角、大灣區簽約項目1061個,比往年大幅增長。

  牛年春節假期後第一個工作日,山西省委召開的首個全省性大會,便是全面深化“13710”工作制度推進會,提出堅持目標導向、需求導向、結果導向,重大任務實行項目化、工程化、方案化、清單化,根據任務具體情況分別要求做到1天研究、3天答覆、7天辦結、重大問題1月拿出解決方案、問題解決後動態清零,形成閉環落實機制,推動各項工作往實裏抓、向目標奔。

  在做好開放文章的同時,山西敢於啃硬骨頭,向改革要動力,向改革要生產力。

  長期以來,山西國有企業面臨“一煤獨大、一股獨大、創新不足”的老難題。去年4月,山西在全國率先對國資監管體制進行深度改革,全面推動國資國企從“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

  裁判員不再當運動員。按照“分級授權、釐清職責、品字架構”的國資監管新思路,省國資委將履行的出資人管資本職責全部轉授新成立的國資運營公司。改革後的國資運營監管體系行政色彩弱化,市場專業化程度明顯提升。

  新的運營體制之下,山西對省屬國企大刀闊斧進行戰略性重組。省屬企業數量由28家調整至19家,煤企數量從7家調整至2家,催生出能源產業“雙航母”和一批新興產業旗艦企業。

  “這不是簡單的‘歸大類’‘拉郎配’,而是依託比較優勢科學設計,攥指成拳,協同發展。”省國資運營公司董事長郭保民説,省屬國企正朝着“專業化重組、市場化整合、板塊化經營”的方向推進。

  原有的“七大煤企”變身為煤炭板塊的“雙航母”。其中之一的晉能控股集團煤炭產能約4億噸,成為中國第二、全球第三的煤炭企業。董事長郭金剛説,重組有效破解了煤企各自為戰、煤電價格矛盾、市場無序競爭等難題。集團研發實力大為提升,現有25個科技研發平台,其中國家級技術中心3個、國家級重點實驗室2個。

  去年10月,“七大煤企”之一的陽煤集團更名為華陽新材料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伊始就開工建設了纖維新材料、石墨烯等兩個新項目,這個曾經的世界500強企業將主業從煤炭轉至新材料。

  華陽集團董事長翟紅説,與傳統能源產業相比,新材料產業科技含量高、利潤空間大。今後將堅持碳基材料和數字資產兩條路徑,在氣凝膠綠色建材、功能性纖維材料、新能源蓄能材料等7個領域協同發力。

  在剛閉幕不久的山西兩會上,山西公佈2020年原煤產量10.63億噸,時隔5年重回全國第一。這與之前的第一併不相同,藴含着更高的科技水平和產業效率。

  幹羣面貌、省域形象煥然一新,發展活力、內生動力顯著增強。山西將產業、企業、企業家一起培育,增強“三業”活力,讓高質量發展更有底氣。

  在極不尋常的2020年,山西蓄勢待發,GDP增速全年實現3.6%,超過全國平均水平。

  開局就是衝刺,起步就是決戰。面對轉型出雛形的開局之年2021年,山西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將地區生產總值增長預期目標定在了8%。

  脱貧之後怎麼幹?唱響幸福生活變奏曲

  歌中唱:“人説山西好風光,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呂梁。”

  然而,自北向南,綿延千里、並排而立的兩座大山,成了山西的兩條“貧困廊帶”,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這兩座大山佔其二,全省58個貧困縣星落於大山各處。

  臨近春節,山西省嵐縣普明鎮普明村,李三花正在除塵灑掃,準備年貨。雪白的牆壁、考究的電視牆、整齊的立櫃……誰能想到,這曾是一個大山深處建檔立卡貧困户的家。

  “當時兩個孩子上大學,丈夫因為長期勞累患上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全家的日子過得十分緊巴。”李三花説,最吃勁的時候,黨和國家的扶貧政策幫了他們,孩子們享受到“雨露計劃”和助學貸款,她自己免費接受了“土豆宴”技能培訓,家門口還辦起了扶貧車間。

  一場震天撼地的脱貧攻堅戰在三晉大地全面鋪開。戰呂梁、上太行,易地搬遷扶貧、產業扶貧、生態扶貧、兜底保障等一項項有力舉措連番上陣。

  58個貧困縣全部摘帽,7993個貧困村全部退出,329萬貧困人口全部達到脱貧標準,山西正在實現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和區域性整體貧困。

  脱貧摘帽不是終點,新生活才剛剛起步。

  儘管天氣仍十分寒冷,59歲的太原市民張向東卻喜歡每天到汾河公園裏走走,尤其到了晚上,汾河上幾座橋燈光亮起,紅綠耀眼,煞是好看。

  宜人的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山西全面推進“兩山七河一流域”生態保護修復。去年汾河流域地表水國考斷面水質全部退出劣V類,實現了“一泓清水入黃河”,森林覆蓋率達到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高水平。

  生態興則文明興。在臨汾市安澤縣,只要你走進一户老百姓的院落,他們大多便端出一杯連翹茶來待客。良好的生態環境讓這裏漫山遍野的連翹名揚天下。

  “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山西作為神農炎帝的故鄉,製作藥茶、飲用藥茶已有數千年曆史。藥茶在山西被列為“第七大茶系”,成為鄉村振興的有力抓手,全省已有近300百家藥茶加工企業,開發出連翹葉、沙棘葉、桑葉、紅棗葉、毛建草等單品茶和黃芪普洱、枸杞菊花等拼配茶200餘款產品,全年產值超過5億元。

  不僅在“地”裏做文章,更在“文化”上做文章。“遊山西就是讀歷史”正成為文旅界的新風尚。“黃河、長城、太行”三大文旅板塊引人入勝,黃河人家、長城人家、太行人家等鄉村旅遊產品逐漸熱銷,當地農民持續獲益。

  如何破解脱貧後低收入羣體的生活困難?山西率先探索低收入羣眾年收入高於最低保障線的長效機制。從今年開始實施城鄉居民補充養老保險制度,對無子女或子女無贍養能力的低收入老年居民,政府兜底補貼,確保其待遇水平高於脱貧標準100餘元。

  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在三晉大地深深紮根,全省民生支出佔財政支出比例持續保持在80%以上。

  新的一年,山西又一次發出了厚厚的“民生紅包”:在繼續辦好全民技能提升、城鎮養老幸福工程、殘疾兒童康復等10件民生實事的基礎上,再新增1件,即建設200個户外勞動者愛心驛站。

  通過參加技能培訓,拿到廚師證的嵐縣王家村村民張毛花開起了農家樂,家庭淨收入能有1萬多元;太原市濱河社區老年幸福院內,73歲的孫奶奶正在和老友們打牌聊天曬太陽……今後,將有更多人收到這些“民生紅包”。

  如今的三晉大地,處處都是“地肥水美五穀香”的好風光。(記者趙東輝、孫亮全、王菲菲)

[編輯: 王浩慶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10390